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光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坐着破冰船回家过年  

2011-01-12 11:05:26|  分类: 在广阔的天地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风雪轮船站 

  又要快过年了,四十二年前的回家过春节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,那是我们当年插队当知青的时光。下面这篇文章我曾经在另外的载体上发表过。现在拿来献给我曾经的知青战友和年轻的朋友们。(下图为后来看望乡亲们时的情景)
坐着破冰船回家过年 - 阿光 - 阿光的博客

     每年春节快到的时候,是游子集中涌向故乡的时候。街上人们摩肩接踵,人流熙熙攘攘。火车、汽车、乃至飞机忙碌地运送着返家探亲过年的旅客。车船码头也或提前售票,网上、电话等形式预约售票,甚至上门服务售票。虽然高峰时候情况仍难免紧张,但比之若干年前的情况不知要好过多少倍。候车厅里秩序井然,一片暖洋洋的气氛。快餐热饮应有尽有。大街小巷处处透着节日的欢乐的气息。这一切似乎很平淡,年年岁岁都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四十多年前我在苏北插队务农时,回家过年可绝不是那个样子的。那是一九六九年春节前的一次探亲旅行。

六八年我们从南京集体下放到苏北淮安县。年底我们一起插队的知青就商量着如何回宁过春节的事情。早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就已然准备好了年货。在那个物资奇缺的年代里,我们通过农民朋友的帮忙,准备好了当时在南京不易见到的各种小杂粮,如花生、玉米、大青豆等到品种。而且还有当时多少年都没见过的风鸡、风鸭、大块头的咸青鱼干等。    那个时候,我们中国人过年的副食品,是一律凭票证供应的。品种单一,质量也不好。我们带了这么多的希罕东西回家,家里的亲人们不知有多高兴呢。    但是从我们打算上路的头天晚上起,天上就飘起雪花,至第二天清晨已变成了鹅毛大雪。大雪很快填平了路边的沟沟坎坎。放眼望去是整个一个洁白的乾坤。路上的积雪少说也有三十公分厚。当地人都说多少年都没见过这样大的雪了。到下午气温也骤然下降了。我们这些年轻人呢,一个也没有动摇回家过年的决心。

第二天早上,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冒着风雪和严寒,顺着田间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县城轮船码头走去。十几里的路竞然走了近四个小时,午后才到达轮船站。这时雪下得小了些,可是运河航道却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。大运河封冻了。

    我们原以为雪后的公路汽车不好走才改乘轮船的。可老天不帮忙,航道封冻把我们一起留在了轮船站。大伙儿饥寒交迫,进退两难。大伙只能躲进船站一角,啃一口冰冷的干粮,跺一跺麻木的双脚。天渐渐地暗下来。时值“文革”期间,轮船站被“革命”革得连灯火也没有了,更不用说小卖部和开水桶了。到底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了,船站外面不是有破旧的大字报栏吗?多的是芦席枯枝和废纸。大家在站外把这些东西捡到站内,燃起火来,顿时一个冬季的营火晚会在轮船站开始,气氛也开始热烈起来。现在想起来真是荒唐透顶,轮船站里能随随便便地烧火取暖?这蕴含了多少不安全因素?拿人民群众的生命当儿戏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把一切都搞得毫无秩序。政府不作为,群众无政府。

    冬夜本来漫长。无眠的冬夜就显得更漫长。小伙姑娘们就一起闲聊接受“再教育”的“秩事”,来打发这难熬的时光。当然还有“精神会餐”的。说者口水乱迸,听者口水直咽。这里有打狗英雄智打野狗,夜烹狗肉的;有勇下鱼塘水下会战白手夺鱼的;有参与生产队为修农具而去挖老坟取木材的等等。小吴还讲了他只身推独轮车运粪肥,过桥时不幸掉下干沟的惨况。“幸而冬季沟里无水,否则就不可能和你们一起回宁过年了。”他最后还心有余悸地说着。女孩子们自认无那份神勇,却也谈谈如何和农民朋友们学做风鸡,烹制野兔的事情。

    一阵喧哗,一阵欢笑。大家全然忘却了那严冬深夜的寒冷。天色渐渐地发白,售票房里的老头已经起床了。我们一面向他讨一口他屋内火炉上烧的开水暖暖身子,一面打听轮船有无开航的希望。老人操一口纯粹的苏北口音向大伙通报:刚刚接到上级电话通知,今天上午十点左右,将有一艘小型破冰船前来开道。如无特殊情况,破冰船一到即开始售票。大约下午二点可以开船。大伙一起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 我是生平第一回亲眼目睹大运河结这么厚的冰的(以后的若干年也没看见过和听说过),也是第一回听说用破冰船开路,为轮船引航。当时新鲜得了不得,心里也兴奋异常。下午两点以后果然如期开航。我们坐在船仓里听船底和冰块摩擦的声音,那声音竟然那么美妙,好象一曲动听的打击乐。虽然一夜未合眼,可是显得疲惫不勘的大伙却一个个喜笑颜开,一个个欢声笑语。不知当时有谁说了一句;以后谁把我们这次经历写篇文章投个稿,如果能发表也挺有意思的。题目就叫作“风雪轮船站”。

      船到镇江以后,我们又一个个手提肩挑地涌向火车站,取道回宁。

     真是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当年风风火火取道回宁的我们,又风风火火地跨过四十来个年头。四十年抚今追昔不甚感慨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那风鸡咸鱼的滋味已再没人去津津乐道了,可那一夜众知青风雪轮船站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